你的位置:爱搞激情 > 国内新闻 >

洋河股份业绩失速, 白酒“季军”生变?

白酒行业铁打的茅五,流水的老三,季军洋河股份正被山西汾酒、泸州老窖追平。

2019—2021年,白酒行业在新一轮景气周期中大放异彩,各大名酒业绩与股价齐飞,被无数投资者追捧。

行情景气中,贵州茅台、五粮液、泸州老窖、山西汾酒等名酒均实现营收、净利润3年连涨。

唯独洋河股份,2019年和2020年营收竟下滑-4.28%、-8.76%,只有2021年取得正增长。净利润则几乎没有增长,3年来始终维持在75亿元左右。

2022年一季度,洋河股份实现净利润49.85亿元,同比增长29.07%;山西汾酒实现净利润37.1亿元,同比增长70%。

若山西汾酒继续延续高增长,白酒季军或将被取代。

曾缔造洋河奇迹的洋河股份,为何掉队了?

2003年,洋河推出“蓝色经典”系列,迅速火遍江苏。时至今日,海之蓝、天之蓝、梦之蓝在内的蓝色系列已占洋河股份营收比重75%。

蓝色系列在江苏成功后,洋河乘机走向全国,踏准中国白酒黄金十年,成为业内耀眼黑马。

2004—2012年,洋河年营收从4亿暴涨到172亿,短短9年缔造洋河奇迹。

2010年,洋河营收首次超越泸州老窖,杀入前三,白酒行业正式进入“茅五洋”时代。2012年,洋河股份市值甚至短暂超越过老二五粮液,可见当初之强势。

2012年开始,受塑化剂丑闻和反腐影响,白酒行业遭受重创,黄金十年戛然而止,洋河气势如虹的高增长在行业寒冬中宣告结束。

经历3年惨烈调整后,白酒行业于2016年前后复苏,消费升级叠加涨价背景下,一线名酒统统找回往昔气势。此时洋河却逐渐掉队,老三地位摇摇欲坠。

2019—2021年,白酒行业在新一轮景气周期中表现优异,各大名酒业绩与股价齐飞,被无数投资者追捧。

业绩方面,贵州茅台、五粮液、泸州老窖、山西汾酒等名酒均实现营收、净利润3年连涨。

增速最猛的山西汾酒,年营收从119亿元跨越至199亿元,净利润则从19亿元大涨至53亿元,直接翻了1倍多。

反观洋河,2019年和2020年营收竟是负增长,分别为-4.28%、-8.76%,只有2021年取得20%的正增长。净利润则几乎没有增长,3年来始终维持在75亿元左右。

曾超越五浪液的黑马品牌,在新一轮周期中却拖了行业后腿。受业绩影响,2019—2020年白酒股大幅上涨行情中,洋河股价涨幅在“茅五泸洋汾”中最小。

2022年一季度,泸州老窖与山西汾酒延续高增长趋势,步步紧逼洋河股份。

一季报显示,山西汾酒实现营收105亿元,同比增长43%;净利润37.1亿元,同比增长70%。仅3个月,汾酒已实现去年一半营收,堪比科技公司的高增长惊艳市场。

洋河股份实现营收130.26亿元,同比增长23.82%;净利润49.85亿元,同比增长29.07%。

泸州老窖实现营收63亿元,同比增长26%;净利润28.76亿元,同比增长32.72%。

若山西汾酒继续维持高增长,不久后将超越洋河和泸州老窖,成为新的行业老三。

得益于高增长加持,山西汾酒的市值早已超越泸州老窖和洋河股份。截至5月23日,山西汾酒市值为3111亿元,泸州老窖、洋河股份市值分别为3031亿元、2380亿元。

市场流传白酒行业是铁打的“茅五”,流水的老三,洋河最终能否抵御山西汾酒、泸州老窖的冲击,仍需之后的业绩进一步验证。

洋河失速的原因,与高端化受阻有关。

2003—2012年被称为白酒黄金十年,表现为量价齐增,各大品牌百花齐放。2016年至今的新一轮周期被称为白酒白银时代,表现为量跌价增。

近年来各大白酒品牌攻城略地、占山为王,导致行业高度饱和,并进入品类减少、市场向头部品牌集中的趋势。

数据上看,2019年中国18家白酒上市公司实现净利润860.28亿元,同比增速放缓,行业内部也呈现巨大分化。

比如860.28亿元利润中,仅茅台就取得439.7亿元,占比超51%;五粮液以182.28亿元净利润排第二,高端品牌靠品牌溢价攫取暴利已是不争事实。

2021年,高端品牌继续称霸。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21年度全国规模以上白酒企业为965家,同比减少75家;白酒产量715.63万千升,同比下降 0.59%;实现利润1701.94亿元,同比增长32.95%。

白酒总产量下降,利润却增长33%,说明高端白酒市场占比正在继续扩大,行业进入靠提价取胜的时代。

千元以上的高端白酒中,向来是飞天茅台、五粮液普五与国窖1573的天下。山西汾酒、洋河股份虽然也有青花30复兴版、梦之蓝M9等高端产品,但均未达到一定规模。

比起茅五泸等名酒,洋河主力产品仍是价格在100元—400元区间的海之蓝、天之蓝等中端产品。

所以,山西汾酒、洋河股份的主力产品依然是中端酒,千元以上的高端酒市场几乎没有话语权。

同样是高端化受阻,山西汾酒业绩高增长,洋河却陷入业绩停滞,区别在于前者在省外市场表现优异。

汾酒曾提出“1357+10”,以及“打过长江”的扩张战略,加速拓展省外市场。2018年—2021年,其省外市场收入从40.21亿干到117.38亿,翻了近3倍。

截至2021年底,其省外市场营收占比已达58.77%,全国化扩张成果显著。

随着白酒行业进入头部行情,未来泸州老窖、山西汾酒、洋河股份争夺老三的关键便在于高端化。相比之下,泸州老窖高端酒更占优势,后二者仍处于追赶姿态。

季军之战白热化之际,白酒行业仍存在一大隐忧。

2020年以来,疫情不断反复,国内商务宴请、喜宴、聚会等消费场景逐渐减少,加之此轮行情太快太急,市场有观点认为此轮白酒周期已提前结束。

“白酒外部经济环境出现通胀以及经济减速,经济减速导致收入水平下降,消费能力下降,而消费能力下降,在历史上历来都是一轮白酒泡沫破裂的外部诱因,目前外部诱因已经如约而至了。”

2022年一季报发布后,又有分析师认为白酒股一季度业绩存在虚假繁荣,经销商库存压货严重,二季度若无法继续压货,酒企则存在业绩暴雷可能。

疫情反复、全球高通胀、消费信心不足等困扰下,白酒行业能否延续增长,犹未可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