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爱搞激情 > 综合图片 >

《庭外·盲区》:谜一样的徐慧文被练练演活了

悬疑犯罪剧《庭外·盲区》正在线上热播,故事集中发生在16个小时当中,讲述了因一宗9年前的“碎尸案”连带牵扯出来的“走私案”。在这起悬念迭起的案中案里面,有一个谜一样的女人,那就是犯罪嫌疑人田洋的妻子徐慧文,她的每次出场都会给案情带来意想不到的变化。

徐慧文由实力演员练练饰演。在她的演绎之下,角色呈现出一种正邪难辨、复杂微妙的特征。具体说来,徐慧文并非单一平面的形象,美丽的外形,神秘的隐藏身份,随机应变的镇静与机智,以及绵里藏针的个性,形成了清晰且丰富的层次形象,练练正是精准把握到每一个层次并加以巧妙的刻画,让角色变得鲜活且立体,成为剧中一道韵味独特的风景。

一、男人戏里面的女人味

在练练饰演的徐慧文出场之前,《庭外》一直处于性别失调的状态,所以她一登场就令人眼前一亮,妆容简约又精致,造型低调又时尚,加之温婉优雅的举止,比起风风火火的吴队和精明干练的乔绍言,她的浑身上下都在散发着女人味。

徐慧文的美并不空洞,颜值和穿着搭配的美只是其表,独立与知性构成的内涵才是灵魂,练练凭着自然随性的神情,亲和力十足的对话,为角色赋予了内涵之美,哪怕遭遇重大变故,仍然保持着优雅与修养。

随着剧情的推进,观众很快就发现徐慧文绝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,田洋本是当地最大贸易公司斯塔瑞的老板,现在沦为死刑犯,生命进入倒计时,案情疑点不少,作为他的妻子,绝不该如此淡定和轻松,特别当她把证物漱口水交到律师冉森的手上,练练的语调和眼神中似乎带着几丝狡黠和试探的意味,神秘感瞬间拉满。

警官乔绍言来到徐慧文家中的情节再度印证这一点。在这场矛与盾的对话中,徐慧文换上宽大的白色衬衫,松散的头发,就像一位毫无心机正在招待客人的居家主妇,有问必答,应对如流,可是毕竟没有对方专业,她还是无意中接连露出破绽,两部手机,洗手间里的化妆品,还有与田洋早已分居的事实。

练练把这场对手戏演得特别有张力,通过细腻的神情和肢体语言,展现出角色在强作平静之下的心潮涌动,当她意识到这些都是对自己不利的漏洞,看似不动声色,眼神已经难掩内心的懊恼与惶恐,微表情配合肢体语言,把人物心理活动处理得准确到位,暴雨将至的气氛呼之欲出。

二、面具下的强者

在生活中,每个人都有多面性,面对朋友、面对敌人、面对亲属、面对下属,都是不同的面孔。《庭外·盲区》里面的徐慧文就是典型的面具人,在外人面前,她是成功男人背后的贤内助,但是在不为人知的幕后,她和陈曼才是操控全局的女BOSS,田洋不过是被提线的木偶。

一段回忆戏表明了三者的关系,徐慧文与田洋对峙的那场戏。田洋发疯似的怒吼妻子,认为她和陈曼把自己当枪使。徐慧文却毫无惧色,强势回击:你没赚钱啊,装什么装?这场戏中,练练眼神格外凌厉,声音冷漠中透着讽刺,显露出内心强势且富有攻击性的一面。

到了后来那场公路飙车戏,场景不多,节奏飞快,练练利用有限的空间和道具,演出了人物在逃亡路上,从镇静到不安,从惶恐到害怕,危机层层加码,安全感一点一滴流逝的变化。在公路上她和律师冉森不仅是飙车,更是心理的暗战,在最终会面之前,其实每个人都有翻盘的机会。

三、绵里藏针的末路狂花

撕下面具之时已是穷途末路,徐慧文与冉森在未建成的大楼中,完成一场惊魂动魄的对决。

此刻的徐慧文已经被逼迫到没有退路,必须与冉森摊牌,此时的她显然还心怀侥幸,说:“让田洋去死,只有他死了,咱们俩才能活。”她没想到的是,面前的冉森远比预想中的更残忍更冷血,自己在对方眼里和李梦祺、刘凤君一样,都是刀锋下的羔羊。

练练以极具张力的表演,展现了人物求生的本能,狭路相逢,孤立无援,却没有束手就缚,即使强弱相差悬殊,被扑倒在地仍然激发出最后的勇气,进行了顽强的挣扎反抗,有一个细节很有寓意,那就是她在撕打中一直紧握着车钥匙,这把钥匙对她来说,就像落水者的稻草,最后一丝生机,所以她一直牢牢抓在手里,通过这一细节,也再度强调了人物绵里藏针的个性。

为了拍好这场戏,练练和饰演冉森的栾元晖在泥水中反复摔跤、搏斗,全身湿透,衣服磨破,泥水溅进嘴里、眼睛里,正是这样无限接近真实的表演,最终让观众能够透过屏幕,真切感受到人物的求生意志。

纵观全剧,徐慧文是一个极难演绎的角色,身份复杂,处境微妙,故事线更是大起大落像坐过山车,但是练练凭着凝练细腻的表演,由表及里,层层深入,探进角色的内心世界,演出了从优雅贵妇到末路狂花的多层变化,让角色在荧屏上鲜活起来,也与《庭外·盲区》中的其他角色一起,共同组成这个夏天最好看的群像表演。

崔汀/文